GQ出版人唐杰:媒体转型洪流中就要换个思路

益群网 2019-10-01 15:22:42

唐杰称,《智族 GQ》在过去一年获得商业上的高速增长,2018年上半年整体业绩同比2017年增长高达67%,而今天新媒体收入占比从去年的24%大幅提高至今年的50%,这也意味着新媒体广告收入超过杂志已无悬念。为什么2019年GQ在的带领下收入将比2018年大幅攀升。接下来小编就给你分析其中的原因!

康泰纳仕中国总裁廖梅淳Sophia Liao在该集团官方微信上表示将继续用 3C 理念去服务用户和广告主,全力加速发展康泰纳仕媒体品牌的商业运营,另外《智族 GQ》《悦游 Conde Nast Traveler》《悦己 Self》三个品牌将整合,《智族 GQ》出版人唐杰兼任《悦游 Conde Nast Traveler》出版人和《悦己 Self》商业发展负责人。

GQ年度人物庆典的成功恰恰是GQ十年媒体蜕变的微观。唐杰认为,十年至今,GQ早已不仅仅是一本杂志,而是一个媒体品牌,或更准确地说,一个媒体品牌矩阵。 创刊后的前五年是时尚杂志在中国的黄金时代,《智族GQ》的成长呈指数级上升的平滑曲线。但是大变局很快到来,平面媒体转向线上用了3年,网页端向移动端的转型,只用了1年。进入移动端时代,各平台的迭代更是接踵而至。互联网时代以平台迭代为刻度,每一个刻度都是一批玩家的墓碑。

据微信公众号LADYMAX监测,2014年是各家公布的传统时尚平面媒体收入的历史最高峰,随后逐年下滑,2017年行业陷入低谷,同行业的平面媒体关刊重组屡见不鲜。然而绝地逢生的GQ很快使出回马枪,逆势攀升,收入在2018年实现了超过2014年的历史最高纪录,在行业震荡中一枝独秀。

杂志的定义是十年之间发生巨变。如果说很多人对杂志的认知仍然停留在狭义的平面杂志,那么GQ的布局早已不执着于平面思维。如果说杂志的定义是通过优质的内容,反应时代的内涵。那么GQ十年来都坚持着杂志制作的底线,不断拉高行业标准。

换言之,GQ不执著做“杂志”,是指媒体行业在这十年发生巨变,抛弃传统做杂志的思路,努力拓宽品牌的价值内涵才是正途。而执着做杂志,则是对内容的质量,广告的把控,对编辑的尊重始终如一。

有着“最会做广告的微信公众号”美誉的GQ实验室被公认为业界最昂贵的公众号。在最近广泛流传的一份《新媒体行业内报价大全》中,GQ 实验室以 130 万头条刊例价居于榜首,远远高于第二位的 88 万。微信公众号LADYMAX向唐杰求证获知,2019年9月的GQ实验室头条刊例为140万元。

2017年8月担任GQ出版人的唐杰Paco Tang的最新角色是康泰纳仕中国集团出版人,统管《Vogue服饰与美容》、《智族GQ》和《悦游Condé Nast Traveler》的商业运营。他在今年的GQ年度人物盛典上预测,2019年GQ的收入将比2018年大幅攀升。

在2019智族GQ年度人物盛典,GQ出版人唐杰表示,GQ将于2020年以“品牌+内容+社交”作为下一个方向。作为媒介转型最为成功媒体品牌,GQ的战略布局将是十分重要的行业指引。

唐杰表示,在媒体转型的洪流中,看起来似乎没有切入点,于是我们换个思路集中盘点了追热点的正确姿势,GQ的自我颠覆是时代意志的映射,也是新一代中国年轻人的集体努力。杂志或许最终会成为一个过时名词,但是媒体以记录时代为使命,这一点不会发生改变。 总结了各个领域“追热点的切入点”,也写出一篇小爆款,阅读量较以往提升了 不少。作为一个运营,一定要对热点保持敏感,不轻易放过任何一个热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