疟疾引起性功能障碍

  出国一个月患上疟疾

  查先生是广州人,因家庭困难,今年春节前,经广州某公司安排,他踏上了前往非洲刚果(金)务工之路。

  当地经济落后,工作和生活的环境很艰苦。查先生称,他们睡的是大通铺,近20个工人住一间。卫生条件差,吃的也差。

  最大的问题是那里蚊子很多,而且很多蚊子携带疟疾病毒。工地起先给他们提供了灭蚊器、气雾杀虫剂等,后来这些都用完了,就靠蚊香,效果很差。最后就靠着一顶蚊帐做防护,但耐不住无孔不入的蚊子,比他早去的不少工人都被毒蚊子叮咬,患上了疟疾。

  查先生也没能逃得过,到工地的第一个月,他就被蚊子叮了,浑身没劲,腿酸,出现类似感冒的症状。医生诊断他是得了疟疾。在当地,治疗疟疾常用的药品是青蒿素,便宜且药效好,工地上只要工人有头晕,腿酸等不适的症状,卫生站是不限量供应此类药物。

  反复发作后药物渐失灵

  第一次患上疟疾,查先生服用了半个月的青蒿素就控制住了症状。但是停药半个月,疟疾再次复发。反复两三次后,查先生感觉发病一次比一次重,到最后吃口服的青蒿素已经不见有多少药效了。同时期得病的一个工友,就因为疟疾引发脑血管破裂而死亡,这种死亡的阴影一直笼罩着工地。

  查先生告诉记者,当时医生告诉他,必须得挂水治疗,要用到一种叫奎宁的药物,不过这个药物副作用比较大。到底有啥副作用,医生说,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。有的心脏会出问题,也有的脑血管出问题,也有的会出现一些无法预见的后遗症。

  私下里,工地项目经理曾告诉查先生,他也用过奎宁,治愈后留下了性功能障碍问题。“为了能活命,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。”查先生说,当时在性功能和命之间,他首先选择了保命,连续挂了6天的奎宁,但是病情依然严重。

  此时,医生也不敢再用药了,怕副作用大。今年5月3日,查先生在病情加重的情况下回国。

  回国后,查先生在广州医院进行治疗,住院50多天后病情控制住了。

  病愈后“性”福不起来

  病愈后,查先生有了和老婆亲热的心情,此时他完全找不到“久别胜新婚”的美好,他“不行”了。

  这事对查先生的打击真的太大了,查先生专门去医院咨询过此事,医生说,这很可能就是治疗疟疾后留下的后遗症。查先生去找公司说明了情况,公司态度还不错,让查先生先就医,把病先治起来。

  前段时间,公司委托广州花都港龙男科医院对查先生的情况进行性功能鉴定。负责鉴定的医生了解了情况后,也表示惊讶,“从医这么多年,第一次见到因疟疾引起的性功能障碍患者。”

  张所长告诉记者,根据他的了解,持续大剂量使用奎宁确实会对男性性功能产生影响。经过鉴定,查先生的性功能达到轻度伤害,相当于八级伤残。

  目前,查先生正在进行性功能康复理疗和中医治疗相结合的诊疗方案。查先生说,他想申请工伤,不排除通过法律手段为自己维权。